大发PK10

                                                  来源:大发PK10
                                                  发稿时间:2020-07-01 09:05:34

                                                  【铜锣湾出现违法行为警方拘捕逾30人】

                                                  海外网7月1日电 据香港政府新闻网报道,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日下午联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资深大律师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举行记者会。

                                                  第三方面当然是要有执行能力,法律亦赋予了执行机关,特别是警务处,在执行有关国家安全工作时,除了可以援引今天香港法律里处理严重罪行的权力外,亦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措施和权力,稍后保安局局长相信可以补充。它依靠的仍然是律政司按《基本法》下不受干预的检控,然后交给香港的各级法院审理。有一个概念是“指定法官”,早前我已经在某个场合跟大家解释过,这“指定法官”由行政长官来指定,法律亦让我可以征询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而且我的指定只是将这些各级法院的法官,即适合审理这些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放入一个法官名单,有案件、个案时,指定由谁去审这个个案,也是由司法机构作出。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并且按《基本法》第十八条在咨询了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以及特区政府后,把香港国安法列入附件三;其后特区政府按早前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决定》在香港公布实施,所以昨晚我签署了公布的文件,大家昨晚开始已经可看到条文,亦是即时生效。到现在为止,我相信大家都已经消化了在这一条香港国安法里的66条条文,稍后大家亦有机会可以提问,我和律政司司长、保安局局长会尽我们最大努力,亦很乐意回答大家的提问。

                                                  我第二点想说的是这次立法工作体现了中央对于特区的高度信任。我们今天处理的是国家安全,这条法律是一条全国性的法律,关乎是十四亿人民的福祉,当然包括七百五十万香港市民,涉及的可能是一些国际间非常错综复杂的形势;但如果大家看这条香港国安法,主体负起执行这条法律的责任的机关仍然是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极少数特定情形外──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有兴趣问这些特定情形—有关触犯这四类罪行的案件的工作都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相关机构来进行,包括案件的侦查是由我们的警务处和其他执法部门;案件的检控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律政司;而案件的审理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独立的司法机关。我们依靠的法律除了这条香港国安法,亦会依照本地适用的法律去做。对我本人来说,我们这次一定要将这个法律执行得好,因为中央对我们高度信任,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执行方面尽我们最大努力。

                                                  重视G4病毒当然是有理由的。

                                                  在新冠肺炎疫情还走向不明之际,又出现了可传给人的新型猪流感病毒,一时间,很多嚷着“多灾多难的2020年上半年终于要过去了”的人,表示忧心忡忡:这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新冠病毒”?新型猪流感会接棒新冠病毒,在疫后肆虐人间吗?

                                                  此外,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也是由H1N1流感病毒引起,当时由于没有疫苗和更好的医疗条件,造成约5000万人死亡。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被赋予一个如此重要的任务,获得中央的高度信任,做的是一件如此严肃和对整个国家、对十四亿人民、对于香港居民的日常生活、他们在这里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事,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达致立法的目的,希望能够完善“一国两制”这个制度的体系,令香港可以长治久安。在新冠肺炎疫情还走向不明的时候,又出现了新的G4流感病毒,对此全社会需要重视和提前预防,但没有必要忧虑,更不必恐惧。

                                                  这四方面有待改善的工作令香港出现了一些危机、一些风险,尤其是当有一些本地激进分子、有一些反政府思维不断地传播,亦有一些外部势力,形成了一些张力令香港社会会一触即发。自去年六月,我们看到香港发生的暴乱,可能就是这一种一触即发的现象。中央当然亦因为看到自从去年六月在香港发生的暴乱而觉得需要出手。